铭忆

写不出来了。

与光相逢。

给文州的生贺!!!!!
本来想写个人向结果写着还是成了喻黄…世界已经拯救不了我了……啊!!!!!!

十八岁啊……十八岁的喻文州。
生日快乐。

大概就一句话喻黄那样?
以及,ooc预警。
我流xjb写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天还很冷的时候,母亲曾找喻文州谈过一次。


两年前因为抑郁症休学的时候,很多人都觉得非常诧异。按说这样的事情,是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。

两年前,同学们一提起来,喻文州,g市中考第三名,被全省top1的高中在考前签约录取,pb班的班长兼学委,品学兼优,广受好评。

家里人一提起来,我们家文州啊,上个月月考又考了全校第一,前不久竞赛又得了国家级的奖。啊,忙,当然忙,天天起早贪黑的,也不知道累。


这一路走来,他也算顺风顺水,坎坷阻碍倒真没见着几个。

那天他在医院醒来,入眼是白色泛黄的天花板,鼻尖充斥着消毒液的味道,耳边是护士医生的喊话。手腕隐隐作痛,但没有之前那么疼。

眼中生出些失望的情绪来,他听见母亲惊喜的声音。
父母眼角微肿发红,母亲开口便是哽咽。可他只觉得世界待他不公连放弃都不许,仰面躺着叹了口气,父亲把母亲安慰好送出去,坐在喻文州床边开了口。

可他什么都没听进去,睁着眼睛却没有任何灵动的神采。


从初二开始,他在理科方面的优势就显露出来,得了几个省级奖项后便被学校招入校队,参加全国性质的比赛。那是他一身少年朝气,似有用不完的热情和精力。他站在领奖台上意气风发,心里想着回家可以好好休息了。没等这念头存留多久,各种大小竞赛接踵而至。

指导老师和他们讲,说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他们竞赛生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要比别人十倍百倍的努力,才有脱颖而出的可能。

师长期望的神色让还是孩子的喻文州不忍拒绝,换来的是越来越重的黑眼圈和愈加严重的抗拒心理。可他稍露出点心思,母亲总会说教一番,再拿大道理来压制他。



大概,就是为了让他们觉得与有荣焉的工具吧。

分科的时候,他第一次任性填报了文科,却被班主任改了志愿,新学期依然坐在理科重点班的教室里。

回忆戛然而止,一位医生走进病房,和他父亲小声说了些什么。他的父亲带了些忧心看向他,点点头,离开了。
那医生和他说了什么,他不太记得了,没多久便听见小护士们议论着,抑郁症。




母亲无可奈何,向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,辞了工作在家照顾他。

最开始的时候,他总是躺在床上的。手上的伤口渐渐好了,留下一道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疤痕,有些触目惊心。

后来他开始关注新闻,有时候会打些游戏。

荣耀举办联赛的消息公布出来,他自己去买了读卡器和账号卡,打算上手尝试。回家时母亲神色匆匆正要出门去找,他还开口安慰道,想玩个游戏,就去买些东西。

他跟着网络更新看完了整一个赛季的比赛,笔记本上写着每场比赛的战况,战局分析。



到训练营报名的时候,他还是提前和母亲说了一声。
“妈妈,我打算去蓝雨战队的训练营。”母亲一时没反应过来蓝雨是什么,好一会才想到是个打游戏的地方。心里生出拒绝的念头,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先一步答应下来。



是个太阳毒辣的夏日。
喻文州在蓝雨俱乐部门前踌躇许久,被正巧返回的方世镜见到。
“是来报名参加青训营的吗?”



他看着方世镜,认出这是蓝雨的副队长。他点点头,听见那人说,你跟我进来吧。

路上方世镜笑着和他讲,队长最近发现个宝,每天都自己带着练,你来的巧,现在应该还没结束。一会你报完名,我带你去看。



报名表交上去,方世镜先一步拦下来,看着职业那一栏写着术士二字,嘴角扬起来笑的恣意张扬。“小伙子有志气,不过老魏还能打,你可要有耐心。”

语气好像在说着蓝雨要得冠军一样,最后成为了一群人的梦想。



走到训练室门口,听到一个少年人略带青涩的声音。方世镜笑,说这人就是蓝雨的小宝贝,只一点。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喻文州一眼就所定了那个浅棕色头发的少年,满脸的朝气和意气风发。他眼中有光。

喻文州盯着他看,少年眼中映着电脑屏幕的光,和魏琛在1v1竞技场单挑。先前嘴上的闲言碎语已经没有,调笑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认真。

他突然意识到,眼前这个人和当初意气风发的自己一样,只是一个人是被人安排,而另一个人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他会遇到一切挫折,但他一定不会放弃。

这样一个人,就像是他期待已久的一寸阳光。




我想要留下来。留在这个人身边。

他这么想着,在青训营拼命的训练,一直保着最后的名额。

最后一轮筛选前,他们十几个人已经留在训练营进行封闭集训。结束训练后少年们总会想要去做些什么放松心情,却唯独没人理会喻文州。自己做完加训,简单洗个澡回到宿舍时,舍友们都还没回来。

他抱膝坐在床上,床边是他贴着的日程表。离最后一轮还有四天。


一定要留下来。

他这一双手生的好看,中指第一个指节上还留着握笔磨出的茧子,能写得一手好字,却没办法像别人那样在键盘上翻飞。目光扫到那道疤痕,已经淡了很多,却提醒他经受的事情,似乎仍在隐隐作痛。他闭了闭眼,不再去想那些事。



三胜魏琛。

在场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没能预料到他能做到。一向话多的黄少天此刻也是沉默,他眼神扫过去,却看不出黄少天的情绪。

“多谢前辈指教。”喻文州站起来,把双手藏在袖子里。指尖微微颤抖着几乎要嵌进肉里,下一刻他就成为焦点,温和的笑着面对其他的学员。

魏琛会为此离开是他没有想到的,第二天一早,宿舍门被黄少天敲响,开门下一刻他被按回床上,黄少天红着眼眶,却像要取他性命。



可他终于做到了。




家里还是希望他能够走完求学之路,也知道他手速的问题。劝过很多次,可他一直坚持着。
十八岁,父亲说要他自己决定,母亲来给他做工作。
“妈,从我进训练营的那一天起,我就已经决定了。那是我的光。”








蓝雨战队一起站在领奖台上,观众席不断传来粉丝们的欢呼声。他偏过头去看黄少天,那人眼中有各种各样的情绪,最后凝聚成光。

“喻文州,蓝雨是冠军——”







fin.



我这写的都什么玩意。
重点是剧情,文笔已经无力拯救了。
没赶上零点…因为之前在码字啊。
拖延症患者,晚期。
是我了。

以及求推一波啊……韩叶我争取写上的。




最后!!!!!!喻文州生日快乐!!!!!!!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