铭忆

写不出来了。

我只能一直握着她的手

叶修视角。
苏沐秋去世的那一段。
ooc慎入。小学生文笔慎入。
莫名的挂了伞修。
qwq
这儿Moira。小透明一只。求勾搭qwq

正文↓

    “叶修,今晚上接了个任务,计划通宵。你帮我照顾一下沐橙,她明天考试让她早点睡。”
    晚饭前,沐秋打电话回家,沐橙想去给他送饭,我想了想没让她去,陶哥不会亏待他的。
    饭后,沐橙照例学习,我照例打荣耀,上个月我和沐秋终于挣够了钱,把家里电脑换了一台,但沐秋仍在为第二台奋斗,“荣耀游戏方心真脏啊……有钱人的游戏,我们玩不起”我记得沐秋跟我说过很多次。
    但我们两个最终没有抵抗住诱惑,天天住网吧,陶哥知道我们的情况,也没怎么收我们的网费,毕竟他自己的账号还是我帮着练的,沐秋说的任务,也就是在荣耀里帮人刷装备过副本、打boss一类的,有时候还做外挂,总之就是为了钱,但事实上,他最擅长的是做装备,这通常要消耗他好几个小时,所以今晚的通宵应该也是为了这个。
    我上线刷了几盘竞技场,就在副本入口看到了大漠孤烟。
    “一叶之秋,组队不?”对方角色上弹出了文字包。
    “这可是个二十人本,就两个人?”我回复,同时给秋木苏去了消息:“下副本,装备给一套”。
    “怎么,不敢?”大漠孤烟继续弹泡泡。
    秋木苏交易了几件装备过来,还有一杆50级却邪。之后的两年里,一叶之秋都没有换过装备。发了个组队邀请,大漠孤烟接受后就直接进入了副本,我顺便就被带进去了。
    讲道理,装备允许的情况下,我和大漠孤烟过本毫无压力,但进了副本我也才知道为什么他会喊上我一起,除了我们俩,也就沐秋跟他能过这个本,真来20个玩家,也不一定能过,后来双方磕完了药放完了大招,都是红血的状态下才过了本。
    领完奖励,抬头看表,时针已指向了一,甩甩刚因爆了一波手速而酸痛的手,给秋木苏发消息说了句注意休息,我拔了卡,睡觉。
   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就醒了,沐橙考试,她得养足精神,所以我做饭。事实上我也不会做什么,煮了泡面、煎了鸡蛋、热了牛奶,算是早饭。
    沐橙出门后,沐秋打了电话回来。
    “弄完了?”
    “那可不,给我弄点吃的,我回家吃饭。唉,昨天那套装备怎么样?专门为一叶之秋做的,是不是特帅。”
    “行了,你就别贫了,饭做好了,你回来吧。”
    对方没有回音,沐秋就这毛病,打电话总忘挂断,我没太在意就挂了电话。那一瞬间,我听到一阵汽车鸣笛声。
    沐秋再也没有回来。
    我挂了电话就开了荣耀,于是毫无时间观念,再接电话已是两小时后,一看是沐秋的号码。
    “喂,沐秋啊…”
    “您好,您的家人出了车祸,现在在…”我不想听下去,声音却格外清晰。
   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给沐橙留了纸条,说和沐秋一起去了荣耀活动,也好在我的字本来就潦草,沐橙看不出来些什么,之后我出了家门,狂奔去了医院。
    沐秋的抢救一直到下午三点,医生说,命保住了,但失血过多,情况还不稳定。
    晚上八点,沐秋醒了,他看到我,扯出个笑脸来。“叶修…帮我,照顾沐橙…”隔着氧气罩,他的声音微弱地完全不足以听清,但看他的嘴型,我知道,我知道他一定想说这个。
    我点头,他闭上了眼睛。我正想说“你好好休息”,突然响起了警报声,我一下慌了,冲进来几个医生,将我推出了病房,关上门。
    许久后,一个医生走出来,冲我摇摇头,我无法形容这一刻的感受,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,我说了句好,来到医院的天台上。
    到秋天职业联盟就成立了,我们也不需要每日这么辛苦地挣钱,账号、装备已经刷到最强,战队成员已经到达本地,他却倒下了,他为了逗沐橙准备的沐雨橙风的账号还在家里,秋木苏的编辑器还放着许多未完成的银装,但他却倒下了。
    我靠在天台的边缘抽烟,烟灰落了一地,沐橙还在期待我和她哥哥活动结束回家,可沐秋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。或许是抽烟的缘故,精神也有些恍惚,晃晃身子,夜里凉风吹得我清醒了一些,我回到了病房里,就这么看着躺在床上的人。
    似乎是天亮了,有护士送了些吃的给我,我一动不动的,依然看着他。
    天色渐暗,病床上这个人,渐渐停了呼吸。这一刻,我才觉得眼前一片模糊。
    我找人借了手机,打电话让沐橙过来。
    沐橙进门的一瞬间,好像时间静止冰住了,她瞬间红了眼眶,走到了床前。
    “哥哥他,走了?”
    我点头。
    我看到她脱力般坐在病床上,眼泪不住的往下掉,我走到她面前,握住她的手,我不知道怎么做,我在她面前蹲下,握住她的手,眼前再次模糊。
    我知道对沐橙来说,天塌了。她失去了哥哥,我失去了挚友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两人同样的无助与茫然。
    我只能一直握着她的手。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