铭忆

写不出来了。

【韩叶】三生。 1

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脑洞,前期叶修性转。

之前被屏蔽,微改重发

ooc预警,前两世叶修性转预警

小学生文笔慎点

具体有没有肉,我只能说,bl是有的,等吧。


正文↓


第一世。


英国人带着鸦片打入了大清国,本来是互利的国家级别的生意瞬间开始一边倒,抽鸦片的人越来越多,京城里这现象已经屡见不鲜。皇帝和老佛爷自然心知肚明,但是都不当回事,也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不过搁后世来看,这恶名是免不了了。

 

数年前。

大理寺有一个小官姓韩,前几日成了亲,娶得是父亲曾经同僚家的次女。夫妻和睦恩爱,不多日妻子有了身孕,数月后诞下麟儿,取名文清。

文清天生聪慧好动,邻里看了都甚是喜爱。

他一岁多的时候,母亲闺中好友生下一女,姓叶,单字一个修。母亲的友人嫁与了一个商人,两家也算是登对,便定了娃娃亲。

韩文清五岁那年,母亲带他到叶家。

他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妹妹,所以母亲逗他说娶叶修当媳妇的时候,他满口答应,都笑在场的成年人,说文清看着就是有福的。

后来,母亲在十二岁那年病逝,父亲抽上了大烟。他不顾家中反对参了军,饷银不多,都给了他爹挥霍。

他想要报效国家,但是对这个国家真的失望,只有在军营里没日没夜的训练,累到没有时间与精力考虑其他。

两年多又过去,父亲派人来带他回家。

叶家的妹子前些日子已经及笄,因为是商人家出身,并未取字。父亲此番让他回家,是为了成亲的事。

虽然他曾满心欢喜的答应了要娶叶修,可是在八岁之后叶家搬到城东的大宅,就很少见面了,连她的样子,都有点记不得了。

但他还是顺了父亲的意思,耐心的过了六礼,待吉日成亲。

成亲当晚叶修在新房等了两个多时辰,才等到醉的几乎神志不清的韩文清。宴席上的人不乏父亲官场上的有人,也有些妻子家的客人,还有他曾经那些朋友。不知不觉,被灌了很多酒。

韩文清硬撑着揭了妻子的红盖头,喝了交杯酒,自顾自的上床睡去。

那一晚两人没有圆房。也永远没有。

成亲后没几天他就回了军营,家中没什么别人,独留叶修一人在家侍奉公公。数月后父亲因抽大烟而死,他跑回来办了丧事又要往军营里赶。

叶修看他太过劳累,劝他在家多修养几日。

他看过来,只一眼,仿佛看出叶修没说的千言万语。叶修这些天从没给他抱怨过什么,但家族亲戚怎么说怎么想,他也都知道。

叶修其实也是委屈的,他刚知道。也可能是之前刻意忽视,但现在感觉,愧疚有,心疼更多点。

当晚,叶修沐浴更衣,带着浑身的淡香躺在他身边,有些羞涩的开口,“夫君,我们还没有圆房……”

要说叶修长得也不错,声音一撩,韩文清自恃控制力极佳也有点把持不住。但他最终只是哦了一声,翻身睡去。

圆房这事成亲那天就该做了,但是叶修出于羞涩,韩文清出于无意,两人都没提这事,韩文清又离家,就一直拖到如今。

可是韩文清没有这个意思。叶修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羞赧与委屈掩盖不住。

但他一点都没看见,虽然他知道。

韩文清在家的几日,叶修把饮食起居打点的很好。韩文清自然是相当满意,看着叶修的眼神也带了些许温情。

后来韩文清回了军营,不时给叶修写几封简短的信。

半年后,某个雨夜,韩家撞进来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。

叶修听了动静立刻穿衣起身,一看才发现是自家夫君。

他受了点伤,高热数日不下,叶修急得团团转。大夫来过好几个,都说是要静养,静养了好几天也没有气色。只有一个大夫叹了口气说,好好的年轻人,都染上大烟了。

叶修听了这话,心凉了半截。但是她没有看到他带任何与之有关的东西。

三天后,韩文清病情好转。叶修细心照顾着他,但是他却总是沉默。

如此过了几日,韩文清突然说,阿修,我要上战场了。

叶修随即毫不犹豫的打碎了手中的茶杯。



tbc.

评论

热度(14)